滚动新闻:
首页 >> 医疗纠纷

城管局长被指强拆楼体广告为亲属谋私

来源: 时间:2018-09-30 19:16:20

城管局长被指强拆楼体广告 为亲属谋私

今年3月份以来,宣城市区的各家广告公司都隐约感到紧张和不安,因为他们陆陆续续收到来自上级单位的“决定书”,要求他们在六日内自行拆除楼体广告牌,否则将被强制拆除,并处以罚款。随后,13家广告公司的代表将一封实名举报信交到了宣城市委、市政府及多个主管部门,这篇长达7页的诉文中直指该市城管局局长周某某伙同其侄子以权谋私、垄断市场。此事引起了宣城市政府的高度重视。该市副市长黄东升要求查清事实,如证据确凿,必须查处。

联名举报:强拆之举有猫腻

2010年4月13日,“宣城市全体广告公司”推选出13家代表,将一封题为《宣城广告业路在何方?请拯救四千广告人的生存》的联名举报信交给了宣城市市委、市政府的主要负责人。信件内容主要反映该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要将市区内的所有的楼体广告牌全部拆除,造成市区数十家广告公司面临倒闭,数千名广告从业人员面临失去工作威胁的困局。

值得一提的事,信中直接质疑此举背后有猫腻。“城管局周某某局长的亲侄子周某(信件内均是实名)设立的周博广告公司可能借机垄断宣城市区广告业,周大局长难逃利用行政执法权为特定关系人谋取私立之嫌。”

信件后页,他们还标附着05年以来周博广告公司在该市各个路口违章建设,却没有被拆除的广告牌,而周博广告公司昔日的法人代表就是周局长的亲侄子,后为“避嫌”,更换了法人,使得业界人士“虽有看法,但都敢怒不敢言。”

广告公司:他们就是想垄断

“我们认为该决定书在事实依据及法律程序上都是错误的!”投诉方代表之一,安徽巨灵广告有限公司负责人告诉,这些广告牌是他们经过合法程序获批设置的,在不影响市容和不妨碍公共安全的前提下,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另外,被限期拆除的广告牌价值巨大,主管部门在作出决定前,应有告知和听证的程序。

在调查中,多家广告公司的经营人员向透露,2006年以前,城管局以“拆除限制落地广告,发展楼体广告”为名,拆除了市区内大批的落地广告牌,“引导”宣城广告业向楼体广告发展,然而此时周博广告公司却趁机发展了大量落地广告。2009年,城管局又召集多家广告公司开会,要求“逐步”拆除楼宇广告,开始引导设置落地广告牌,此时周博广告公司已经占领了该市落地广告的八成市场份额。“这他们几年前就声东击西给我们下套,目的就是想垄断宣城广告市场!”采访中,一家广告公司负责人告诉,这次宣城市城管局开展的城市“裸楼行动”,就是为周博广告公司下一步垄断市场做准备。

周博公司:我成功全靠自己

昨日下午,再次来到安徽省周博广告装饰有限公司。“我和周某某没有关系,我的成功完全是自己努力的结果!”该公司的总经理周四八告诉,自己在上也看到大量负面的消息,而自己公司之所以取得的成绩完全是自己比常人付出更多的结果。

随后,他向解释道,当年城管局长周某某的侄子周某离开公司的原因是因为创业太辛苦。

在周四八出示公司法人变更的相关材料时,还发现,2007年元月6日,周某曾与周四八签订一个《股权转让协议》,说明周某“脱离公司经营的一切债务关系!”

该负责人还向回忆到,周某的叔叔是个非常正直的人,当时和局长侄子合作的时候,曾找过局长两三次希望能帮忙,但均遭拒绝。“我现在想告上乱说的人,但是也难以找到是谁发的帖子!”周四八告诉,现在只能选择沉默,事实总会被澄清。

宣城政府:证据确凿可查处

宣城市委市政府在接到联名举报后,高度重视此事。14日上午,该市有关部门召集了6家广告公司的代表、宣城市市容管理局局长周某某等代表参加了协调会,副市长黄东升亲自参加会议。

协调会上,几位代表将自己的掌握的情况向有关领导一一做了阐述,与会的一位李姓代表在会上当即质疑周博公司没有按照“公平竞争”原则经营,并点出了该公司的其它问题。而市容局一位科长则解释道,有两个路段的广告之所以让周博公司去经营,是因为他们主动承担该市公益广告的发布任务,会上宣城市市容管理局局长周某某称自己没有给任何局长和科室打过招呼,自己是公私分明的,他愿意接受调查。

“有具体的事实,可以举报!”黄副市长希望该代表能就所反映的问题拿出证据,随后交到相关部门,如证据确凿,可以查处。本报将继续关注该事件下一步进展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