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刑事辩护

特许人不能提供信息披露证据所签合同应解除

来源: 时间:2018-08-18 18:08:06

特许人不能提供信息披露证据 所签合同应解除(图)

案情简介:

2009年6月26日,菲格迪娅公司与柴建英签订一份混时尚经销协议书。双方约定,菲格迪娅公司与柴建英之间存在受该协议约束而形成的供销合作关系。柴建英在山西省临汾市曲沃县兴隆街销售混时尚服装服饰。经销权的经营期限与该协议的有效期限一致。菲格迪娅公司同意柴建英使用该公司的经营资产,按照规定统一销售菲格迪娅公司提供的混时尚服装装饰产品。菲格迪娅公司有权对柴建英的经营情况进行监督和检查,可随时对柴建英的经营情况、货品销售、库存、销售价格等情况进行检查指导。菲格迪娅公司负责柴建英的经营指导,督导工作,柴建英应配合菲格迪娅公司的工作。

菲格迪娅公司为柴建英免费提供开业所需相关部分赠品及促销礼品:《营销手册》、《服饰风格色彩搭配教材》、《库务管理手册》、贵宾卡、宣传海报、购物手提袋、POP吊旗、易拉宝、衣架、售货单等。柴建英在确定店址后,严格执行菲格迪娅公司《营销手册》的相关规定,接受菲格迪娅公司监督及指导,正式开业后10天内需将店面五张照片或图片发到总部备案。柴建英向菲格迪娅公司支付6800元装修押金(可返还),柴建英首批进货不能低于13 200元,首期供货折扣3.8折,同时应在签订协议日起25天内提取该批货品,否则视为柴建英自动放弃。柴建英按照菲格迪娅公司统一零售指导价格进行销售。除首批进货外,柴建英累计进货3万元可返还装修押金1000元。协议期限为一年,即从2009年6月26日到2010年6月26日止。

后在合同履行中,双方发生纠纷,引起诉讼。一审庭审中,柴建英称其要求与菲格迪娅公司解除合同的依据在于,菲格迪娅公司在与柴建英订立合同时,并未履行《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规定的信息披露义务。菲格迪娅公司不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行为,使其无法对签订合同后的经营风险作出合理预期,导致其与菲格迪娅公司订约的最初目的无法实现。同时,菲格迪娅公司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存在严重违约行为,其一是该公司发给柴建英的服装在款式、质量、价格等方面与该公司展厅中和宣传手册上的服装严重不符,甚至有些衣服已经破损、发霉。其二是菲格迪娅公司并未依约对“混时尚”品牌进行推广宣传,导致柴建英所加盟的“混时尚”品牌服饰并未得到消费者认可。对此,菲格迪娅公司称,该公司与菲格迪娅公司签订的混时尚经销协议书,其性质仅系一般经销合同。此外,除菲格迪娅公司的财务报表及最近五年内的诉讼仲裁情况以外,该公司对上述规定中的其他信息都已向柴建英进行过披露。

案例评析:

我国《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二十一条明确规定,特许人应当以书面形式向被特许人提供信息;《商业特许经营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八条规定,特许人在向被特许人进行信息披露后,被特许人应当就所获悉的信息内容向特许人出具回执说明(一式两份),由被特许人签字,一份由被特许人留存,另一份由特许人留存。

根据《民事诉讼证据若干问题规定》,合同履行义务的一方,对自己是否已经履行了义务负有举证,由于信息披露是特许人的法定义务,特许人对其是否向被特许人进行了信息披露负有举证义务。本案中的特许人菲格迪娅公司在诉讼中虽主张其已向柴建英履行了部分信息披露义务,但在柴建英对此表示不予认可的情况下,不能举出有效证据来证明。因此法院判决其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知名连锁加盟律师崔师振认为,《条例》规定了特许人的信息披露义务和披露信息的具体内容,其中既有涉及到公众可以随时通过政府或关联站查询的基本信息,也有包含企业商业秘密在内的知识产权信息。人民法院在确认特许人的信息披露义务时,不能简单地以特许人没有向被特许人交付信息披露文件,就认为特许人没有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构成了对被特许人的欺诈,应该综合诸多因素考虑。特许人推广宣传过程中出现的广告或者宣传手册,可以视为向不特定被特许人订立合同前以书面方式进行的信息披露;特许人的工商登记信息、特许人的备案信息、特许人的经营资源信息等都是可以通过政府或关联站查询的,这种信息的获得完全没有必要由特许人专门进行披露,如果被特许人仅以此为由申请确认特许人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人民法院应该依法驳回起诉,防止被特许人滥用诉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