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遗产继承

员工被不点名批评后辞职杀害厂长被索赔84

来源: 时间:2018-10-26 18:35:46

员工被不点名批评后辞职杀害厂长 被索赔84万

2010年8月6日本报a6版报道

羊城晚报 鲁钇山 实习生 汤宇英

他曾是天之骄子,家境虽贫,对未来却满怀憧憬。他曾是平凡普工,勤勤恳恳,考核分数满分100分,却拿到了105分。然而,因为一句未点名的责骂,他一时冲动手刃厂长……11日,曾在坊间引起强烈反响的李宗熙杀人案在广州中院一审开庭。“这都是我性格造成的”,庭审中,李宗熙如是自我剖析杀人的原因。

勤奋毕业生杀了厂长

李宗熙出生在广西一个农民家庭,高考后考入了长春大学,是全家的骄傲与希望。家境贫寒的他,在大学期间申请了国家助学贷款,并且靠自己早起送报来筹集生活费。毕业后,为了帮家里赚钱,他先与同学一起在湖南创业,失败后又经多番周折,在广州萝岗区乐丞朗化工厂当了普工。

上班后,李宗熙兢兢业业,经常加班加点,把领导交代下来的任务完成得漂漂亮亮。在2010年1月的考核中,他拿到了105分的好成绩,是考核分数最高的员工。

那让全厂人都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在2010年2月26日18时许,据广州市检察院查证,李宗熙为泄愤报复,携带事先准备好的水果刀、水管、砖头等作案工具,到乐丞朗公司门口附近守候。待被害人、厂长白守川出现时,李宗熙使用砖头、铁管殴打被害人白守川的大腿和上身,并用水果刀捅刺白的右胸部、右上臂和右大腿,致其死亡。而后,李宗熙拨打报警,并留在现场等候公安人员处理。

事发后,李宗熙的大学同学都不敢相信。当确认事情的真实性后,他们中有的提议要出钱帮李宗熙请律师,有的要在开庭时写信求情,有的希望对被害人家属进行帮助,以帮助李宗熙……

被害人家属索赔84万元

2010年8月5日,本案在广州萝岗区法院开庭审理。庭上,辩护律师当庭拿出了李宗熙亲友凑的11000元现金交予受害人家属,希望能取得谅解,遭对方拒绝。其后,因本案在广州影响较大,萝岗法院依法将案件移送至广州中院,昨日广州中院正式开庭审理。

昨日法庭上,公诉人认为,被告人李宗熙无视国家法律,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李宗熙供述对起诉书所指控的事实没有意见,但辩称其没有刻意伤害被害人右胸部。李宗熙的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在案发后报警并在现场等候处理,已构成了自首,依法应从轻、减轻处罚。

被害人白守川父母及妻子提起了附带民事诉讼,请求判令李宗熙赔偿各种费用共计84万余元,并认为李宗熙构成故意杀人罪,应依法判处死刑,且在法庭上明确表示拒绝接受被告人亲属等所筹集的款项。

广州中院昨日还邀请了8名来自高校、中学、公安机关、律师界、实业界的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旁听了本案庭审,并召开了座谈会。本案将择日宣判。

庭审特写

李宗熙:我必须要道这个歉

一个优秀员工,何以成为杀人凶手?“这都是我性格造成的”,法庭上,李宗熙如是自我剖析杀人的原因。

在学校里,李宗熙是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获得过很多荣誉,人缘也很不错。他在学校里最常唱的一首歌就是《光辉岁月》,但是后来他渐渐改唱《痛哭的人》……

作为一个重点院校毕业的学生,周围的同事大部分是高中或者中专毕业,李宗熙多少有些心理不平衡。

据李宗熙说,2010年1月7日,他与生产主管因工作发生了摩擦。其后,李宗熙听说主管将事情报告给了厂长。他本以为厂长会给自己一个辩解的机会,可是第二天,厂长在早会上说:“有的普工学历高,就自以为有什么本事,你一个大学生还不是一个普通生产工。我虽然没上过大学,还不是年薪几十万!”

李宗熙认为厂长这句话是针对自己,“这是羞辱”。

“虽然厂长的话令我很气愤,但是当时想法没有那么偏激,只想把11月和12月奖金拿到后走人。”李宗熙说,但辞职时厂长的态度让他彻底“失望”了。

“一般工人辞职,领导都会挽留。”但是他辞职的时候,白守川只是问了一句李宗熙要去哪里发财,并没有挽留。这在李宗熙看来也是不合“常理”的,是因为白守川针对自己。

2010年2月23日,李宗熙辞掉了工作,暂住在同学家里。但此后找工作很久没着落,李宗熙陷入了贫困。他把一切的不顺都怪罪在白守川的头上,决意要报复厂长……

法庭上,李宗熙表示自己是真心实意地向被害人家属道歉,“我必须要道这个歉,虽然这个歉可能已经是微不足道了……”声音一直平静的李宗熙,在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完的时候哽咽了……

死者家属:他从来没有悔罪过

相比于心细敏感的李宗熙,在同事眼里白守川不是个恶人,性格比较真爽,喜欢吹牛,说话也大大咧咧的。

白守川是家中的独子,独自来到广州打工已经有18年了。“他也是靠自己一点一点打拼上来的”,他的老父亲和妻子说。白守川家中的条件并不好,父母都靠白守川赡养。白守川的死,让两位老人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

老人写了一篇长达两页的手写书,他一口西北腔调,加上颤抖的声音,让人无法听清他在说些什么。大概意思是他们“要求严惩凶手,将李宗熙判处死刑……”。

在白家看来,李宗熙并不是诚心悔过,“他的家属或者律师从来没有联系过我。”白家的诉讼代理人称。在之前萝岗区法院的庭审中,李宗熙的辩护律师拿出了李宗熙亲友凑的11000元现金交予受害人家属,希望能取得谅解,但当庭就遭到了白家的拒绝,因为其有作秀之嫌。

昨日法庭上,白家再次拒绝了这11000元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