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工程建筑

浙江苍南241村民因土地纠纷欲罢免县人大

来源: 时间:2018-08-12 23:11:44

浙江苍南241村民因土地纠纷欲罢免县人大代表

浙江09月29日讯 据《青年时报》报道 9月14日,温州市苍南县几名农民向苍南县人大办公室递交了一份有241人联名的公民申请书,要求罢免苍南县人大代表王木渺。

王木渺现年43岁,是龙港镇象南村党支部书记,苍南县第八届人大代表。上述罢免申请书称,“王木渺当选县人大代表至今,本应为本选区老百姓办实事,但他一直以来却把主要精力放在私人企业上,长时间出差北京、内蒙等地,根本没有尽一份人大代表应有的职责”。

数位罢免发起者在接受采访时并不讳言,“想通过(罢免)这样做来引起外界的关注。”他们口中所谓的关注,是指当地因庙宇——“娘娘宫”重建选址所引发的长期纠纷。

采访中发现,长期以来,传统的民间信仰影响着占浙南农村地区大多数民众的思维方式、社会关系和具体行为。

而进入新世纪以来,当地房地产增值带来的财富效应,也让本地农民更珍惜土地的价值。当此两者结合,逐步发酵,一场本可调解的纠纷走上了失控的方向。

象岗纠纷的背后,折射出的正是当下浙南农村在城市化过程中,地方政府所面临的现实困境。

县人大常委会:第一次遇这种事

9月28日,苍南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相关人士向证实了此事。该人士称,“我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处理。”

昨晚,多次拨打当事人王木渺的,均无人接听。

此次事件的发生地象岗地区,位于苍南县龙港镇南侧,当地的“娘娘宫”建于清朝咸丰年间,位于象南村境内,一直由象北、象中、象南、三联四村共建共管。“娘娘宫”供奉的是陈十四娘娘,是浙南、闽北一带民间传说中的女神。

解放后,“娘娘宫”成为象岗完全小学。据苍南县档案局保存的1953年房产登记证明表明,“娘娘宫”由7685、7704、7705和7685号四地块组成,共有面积4.75亩。

1964年,当地政府将“陈十四娘娘”塑像请出象岗小学,后安置在象南村福林寺。

改革开放后,由于象岗地区学生人数增加,该旧址校舍已不能容纳足够多的学生。2000年,小学整体搬迁至象中村,成立龙港十小。龙港十小由象中村划地33.6亩,象北村补助15万元,以此换回“娘娘宫”旧址。此后,“娘娘宫”旧址由四村老人协会共同管理。

在象岗当地,除了基层的村两委外,各村还有近二十年历史的老人协会,老人协会主要是用来调解村里的各种意见、纠纷。

2009年,学校旧址被拆除。当年下半年,象岗地区老人协会建议集资在旧址重建“娘娘宫”,作为共有的老人活动中心。

由此,四个村的纠葛开始显现。象中村、象北村和三联村要求在原址重建,象南村则要求迁址新建。

尽管龙港镇和白沙办事处十数次协调此事,但效果不理想。64岁的象中村老人协会会长王时川说,协调不顺利的一个原因是:“老百姓迷信,(老人们)都喜欢老地方,大家都相信‘娘娘’会保护我们,保护风调雨顺,不敢轻举妄动。”

协调不好的另一原因是,“新址迟迟没有定下来。”

在迟迟没有新址的情况下,7月15日,部分象中和象北村村民在旧址上开挖沟渠、打地基,欲在原址上重建。

7月23日,龙港镇相关领导在对四村村委会和老人协会的协调会议上,承诺7天内解决问题,“娘娘宫”将另选址重建,已开建的地基停工不能续建。

失控的“拆违”现场

在23日的“7天承诺”过去仅3天,7月27日,龙港镇委、镇政府由副镇长带队去执行“拆违”。

龙港在8月13日对此事的通报是:“龙港镇委、镇政府组织土地、规划、城管、妇联、白沙办事处等部门人员,对‘娘娘宫’旧址重建工地实施强制拆除。”

龙港如下通报,“执法人员到达现场时,发现已有数十名群众聚集在违章工地,周边围观群众达数百人。本着依法执法、有理有节的原则,执法人员对周边围观群众进行疏散,对违章工地上的人员进行劝离。”

据时报获得的一段由拍摄的视频显示,在争执推搡中,有围观群众向执法人员扔石头等物,亦有执法人员打在场群众的画面。

此后,场面失控了。有公务人员遭遇石头的袭击,其中包括苍南县公安局龙港分局局长张立吕。

除了执法人员受伤外,也有不少群众受伤。现年87岁的王高林两鬓皆白,当天坐在第一排的现场。坐在面前的他,右手骨折仍没好。他称,“兵(指公安)上来用电警棍打在手上。后来我跌倒了,就被人抬走了。”

当场有二十余名群众被警方带走。9月15日,苍南县公安局的相关人士向证实,“确实有12人被批捕。”

9月21日,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批捕群众中的4人已于当天取保候审。

土地利益之争

苍南县龙港镇的人口规模(近40万),足以与一个中等城市匹敌,其辖区面积80.7平方公里,经济总量已超过同为温州地区的洞头、泰顺、文成三县总和。位于龙港镇中心南侧的象岗地区分为三个村,各村的富裕程度是象北>象中>象南。

进入新世纪以来,龙港的房地产增值带来的财富收益,使当地的“卖地”热情也一再高涨。

如今,龙港闹市区的地价,已飙升至1000多万元一亩。象岗地区的地价亦水涨船高。象中村书记王振满介绍,在今年9月刚刚拍卖的位于象中村的象岗居住小区XG-C04地块,被拍出1.2亿的高价,其楼面价已达6000元左右。

财富的暴增由土地得来,这也让本地人更珍惜土地的价值。用象北村书记王振省的话来说,“龙港地区的老百姓,保护土地比保护自己的亲爹还要积极。”

王振满和王振省均不讳言,“娘娘庙”的新址一直不能定下来就与此有关。

王振省说,在旧址上修路,必然会带动旧址附近土地的升值,“如果在旧址上盖新的‘娘娘庙’或老人活动中心,今后附近的土地用作商业开发,房子很难卖出去。因为按照温州地区的风俗,住房是不能买在庙宇边上的。”